我带孩子去泰国上夏令营:两周花三万学十几个单词,不觉得白来

我带孩子去泰国上夏令营:两周花三万学十几个单词,不觉得白来



你记忆中的暑假是什么样的?是上树抓虫下水摸鱼,还是被困在补习班和作业本中?当今社会竞争越来越激烈,育儿焦虑蔓延。家长们探寻着截然不同的教育模式,暑假成了试验田。腾讯新闻《中国人的一天》推出“消失的暑假”系列报道,今天为你讲述夫妻俩暑假带孩子去泰国上夏令营的故事。
 
我的女儿名叫快快,4岁半,特别爱旅行和住酒店。从小跟着我和妻子去很多东南亚国家和城市,把东南亚走了一圈后,女儿最爱泰国,过去一年我们经常去泰国。之前去泰国五六次,每次都是旅行度假,但这次不一样。
 
摄影&撰文/锐图 许康平
 
出品/腾讯新闻
 
 
暑假刚开始,我们花了半个月时间,陪着女儿在泰国曼谷一所国际学校里上夏令营。机票、住宿、学费和生活费等费用加在一起,总共三万人民币左右。当然,最重要的是,孩子的这趟夏令营之旅很是开心。
 
 
很多人说,在中国孩子成长过程中,父亲永远扮演的是一个“缺席”角色。但我可能是个例外。
 
曾经我是一名自由摄影师,工作和时间都较为自由,所以经常带着妻子和孩子去各地旅行。一年前,我开始创业,尽量让自己和同事都不加班。不工作的时候,我基本都和女儿、妻子在一起,努力成为一名“优秀爸爸”。
 
 
今年春天,正在读小班的女儿拿到了一所国际幼儿园的录取通知书,名气很大,学费昂贵。我们考虑再三后,决定放弃该校,利用女儿上幼儿园的空闲时间去更多国家游学,我们深知,上了小学后,可能请假变得并没有那么容易,做不到说走就走。
 
 
我们常去泰国,第一次夏令营的首选便成了泰国。报名的手续不算麻烦,不过最担心的是怕曼谷的学校里全是中国孩子。查询了很多资料,也询问了好几位有经验的妈妈后,我和妻子选择了一所在中国家长中没那么出名的国际学校,学费和名气一样,中规中矩。由于中国孩子们扎堆名校,这几年泰国曼谷夏令营的学费也是水涨船高。许多中介机构还会安排住宿和旅行,一趟两三周的夏令营下来需要很多钱,少则几万,多则十万。
 
 
旅行时总是很美好,清澈的海水、绚丽的夕阳、幸福的家人……夏令营则不一样,许多事稍显繁琐。除了避开多个扎堆的名校之外,我们这一次也没有找中介,主要是害怕中介每天带我们去曼谷看房,或者去一些景区拍留念合影,我们对泰国买房和景区拍照的兴趣不大。自己报名、付款等流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繁琐,捣腾没多久就搞定了。不过为了赢得九折“早鸟价”,我们在三月份就完成了付款。三周的夏令营一共需要39600泰铢,折合人民币不到一万。
 
因为疏忽,出发前一个晚上我们才知道,泰国落地签只能逗留15天,超出时间可能入不了境。第一次选择落地签的我们都懵了,深夜赶紧改签机票,原本三周的行程瞬间变成了两周。
 
 
6月23日中午,我们平安抵达曼谷,为期两周的夏令营之旅开始。为了方便去学校,我们定了学校附近的一家民宿。
 
只是以前开窗看海,现在开窗看狗。周围也都是当地居民,又处在一条小巷子的深处,一开始感觉还是挺不适应的。
 
 
刚放下行李,我们就迫不及待地想去看看学校的风景。烈日下带着孩子,不到两公里的路程走了一个小时,路上的车速又特快,找一家餐厅竟然很难,这跟以前我看到的泰国各大景区不一样。遗憾的是,学校也并没有给我们太多的惊喜,外表也不惊艳。第一天感觉又累又疲惫又失落。
 
 
6月24日是夏令营的开营仪式,家长们带着孩子先在礼堂集中。中国的孩子和妈妈都比较好认,大家瞬间就聚齐了。不过出人意料的是,在这所学校的夏令营中,中国孩子也就五分之一左右比例。后来听有的家长说,学校特意控制了各个国家学生的占比,比如,每个班级里的中国孩子比例不能超过20%,不过这个说法没经过证实。
 
 
夏令营开营仪式结束,孩子们就分好了班,被老师带入各个班级。快快以前是一个比较内向的孩子,这几年去了很多地方,才慢慢变得外向一些。不过,面对这群来自不同国家完全陌生的同学,一开始,每个孩子都显得拘谨、胆小。
 
 
孩子们的课程设置非常丰富,对动手体验能力要求比较强。快快每天放学时,经常给我们展示自己做好的手工小物件。因为家长不能靠近上课的地方,学校官方账号的照片成为家长们了解夏令营现场内容的唯一途径。我在那里找到好几张快快的照片。(图片来源:夏令营学校社交媒体账号)
 
 
这顶大象帽子是快快的最爱,她告诫我们一定要好好保管。快快虽然在国内就开始学英语,但毕竟语言能力有限。后来才得知,每个班级里都有一名会中文的老师,孩子们的日常交流问题不大。(图片来源:夏令营学校社交媒体账号)
 
 
夏令营的作息安排是每天九点送到学校,下午两点半接回。开始几天,每天早上九点前,现场就哭声一片。一个孩子哭,一群孩子被带动,都开始哭,快快头两天不哭,从第三天开始也被“带动”着哭。
 
其中哭得较为厉害的是韩国孩子。有同行的中国妈妈感慨,原来最宠溺孩子的国家不是中国,韩国妈妈“更强”。其中有一个韩国孩子,每天都抱着一只毛绒狗狗玩具一直哭一直哭,让人印象特别深刻。两周的最后几天,低龄孩子们还是会哭。不过再怎么哭,下午接送回家时,每个孩子脸上总是笑容洋溢。
 
 
接送孩子的家长中,大部分都是妈妈。不仅是中国,看来国外的爸爸们也都在缺席家庭教育,像我们这样夫妻俩都过来陪孩子的也不多。
 
由于年纪相仿,我们很快与一对南京的夫妻熟悉起来,经常一起吃饭聊天,两个孩子也很快成为了朋友。大家在异乡相互照顾。
 
 
来自南京的豆丁可能是整个夏令营最小的孩子,只有三岁三个月。豆丁几乎没有英语基础,不过两周的夏令营结束时,他哭着喊着不想回国,还想着继续读一段时间。许多爸妈都会抱着试试的态度来参加夏令营,但从实际体验上来说,每个孩子在这个过程中都很开心,很兴奋。
 
 
早上九点将孩子送到学校后,中间大概有五个半小时的时间可以让家长们自由安排,据说很多中介会利用这个时间带各个家长去看房、购物或者游览景区。不过,在快快就读的学校并没有看到中国中介。我会利用这个时间与国内的同事们一起工作沟通,效率挺高,就是网速太慢。中午,我和老婆经常在泰国的马路边吃路边摊,物美价廉。一份炒饭或者炒粉,基本都只要25至40泰铢,折合人民币都不到十元。在泰国的景区,同样的食物要花十倍以上的价格
 
 
快快每天下午两点半放学时,精神都是持续亢奋状态。在泰国的十多天时间里,我们经常会带着她去一些商场和夜市。对于孩子而言,每天都有丰富多彩的美食和好玩的项目,这样的暑假没法不爱。
 
 
除了上学和逛街,其余时间里基本都在住处度过。我们居住的民宿里有一个小小的泳池,孩子和老婆也常去游,人也不多。泰国人普遍比较友善,我们所居住的这家民宿老板还会每天早上自己开车送我们去上学,感觉很贴心。
 
 
不过跟旅游度假区不同,国际学校周边基本都是当地人的居住区。入乡随俗,妻子和女儿也常在一些小馆子、路边摊甚至超市外吃饭。我们去过两次附近著名的曼谷拉差达火车夜市,那里超多旅游团,大部分来自中国,在几个网红摊位前,全都是拍照的游客。
 
 
这家路边摊是我们吃得最多的,老板和老板娘都只会说泰语,点菜时有没有带图的菜单,每次我们都会守在附近,等着一份菜肴做出后,用手机拍下照片,给老板看“样片”点菜。后来大家相熟之后,也会彼此教会最简单的泰语和中文。
 
 
夏令营中间的那个周末,我们还去了一家芭提雅的酒店度假。许多中国家长都会选择在周末去芭提雅,也有不少中国人在这里买了房,但很多都空着。
 
这几年,来曼谷买房的中国人越来多,也让泰国的房价越来越高,变得有点离谱,但租售的对象也基本都是中国人。
 
 
夏令营临近结束那几天,快快的状态越来越好。开始“飙”英语单词。习惯也越来越好,从一开始的嫌弃书包重,到后面的坚持要自己背书包。
 
 
有天下午,我和老婆到学校到得比较早,坐在椅子上,刚好看到快快在上游泳课。尽管语言不通,可孩子们还是尽力用蹩脚的英语交流着。看到快快主动与各个国家的小朋友说话、沟通和玩耍,作为父母很是欣慰。
 
 
两周夏令营结束时,每个孩子都得到了一本《INTERNATIONAL PASSPORT》,里面用照片记录着每个孩子在课堂上的表现,每个孩子都有着漂亮的笑容。夏令营里的老师们对每个孩子都很贴心和照顾。
 
上一篇:湖南法院庭长“不开房”保证书背后:精神偏执妻子的猜疑与刀逼
下一篇:牛弹琴:特朗普突然又有大动作,美俄关系面临重大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