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与美国政府“联合”施压 美联储会大幅降息吗?

华尔街与美国政府“联合”施压 美联储会大幅降息吗?


8月21日,华尔街多家金融机构则预期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可能会在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释放更大幅度降息以提振美国经济的声音。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上海报道
 
在本周五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举行前夕,美国政府与华尔街金融机构再度施压美联储释放大幅度降息信号。
 
8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再度“喊话”美联储,重申自己要求美联储在短期内降息100个基点,以及出台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观点。
 
8月21日,华尔街多家金融机构则预期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可能会在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释放更大幅度降息以提振美国经济的声音。
 
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华尔街金融机构最希望听到美联储表态愿不惜一切代价对抗任何经济衰退,包括尽早大幅降息与重启QE等。
 
“事实上,特朗普与华尔街金融机构此举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美联储看跌期权能再度生效。”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所谓美联储看跌期权,始于格林斯潘时期,即从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时代以来,华尔街投资机构一直认为美联储会在必要时刻采取降息等措施“救市”,确保他们成功规避美股大幅下跌风险。
 
“其实,当前多数华尔街金融机构也处于自相矛盾状态,一方面他们特别希望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能尽早释放大幅降息信号,另一方面他们悄悄买入美股看跌期权押注鲍威尔不会松口。”CIBC经济学家申菲尔德(Avery Shenfeld)指出。因为这些机构的宏观经济走势模型显示,若美联储短期内降息幅度过大,未来就没有足够的降息操作空间提振美国经济,反而令美国经济可能陷入更长久的衰退困局。
 
“唤醒”美联储看跌期权
 
由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7月降息不代表美联储开启全面宽松货币政策周期,加之2年期-10年期美债收益率倒挂与全球贸易局势趋紧,上周以来美股陷入大幅下跌剧烈波动旋涡。
 
“这也令越来越多华尔街投资机构寄希望美联储能尽早释放大幅降息信号,以此扭转美股岌岌可危的大跌颓势。”上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透露。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的Fed Watch数据显示,截至8月21日晚21点,市场预期美联储9月降息25个基点的几率为95%,降息50个基点的几率为5%;此外,多数投资机构交易员认为美联储基准利率年内还会有75个基点的降幅。
 
在他看来,这也是华尔街金融机构一种间接施压美联储加快降息步伐的新手段——相比特朗普“喊话”美联储短期内大幅降息100个基点,这种手段看似“温和”,实则“步步紧逼”——毕竟,美联储之所以7月选择保险性降息25个基点,一个重要原因是美联储发现华尔街金融市场已经将降息25个基点提前计入各类金融资产估值里,若不降息25个基点,由此会造成金融市场各类资产定价混乱与剧烈波动,不利于美国金融市场稳定与经济增长。如今,华尔街金融机构再度如法炮制,通过Fed Watch将9月降息25个基点的信号传递给各类金融资产估值里,由此迫使美联储不得不在9月考虑降息25个基点。
 
“若9月美联储如市场预期般降息25个基点,那么他们会在10月、11月、12月继续如法炮制,逼着美联储持续顾及市场压力而逐月降息,最终形成大幅降息态势。”他分析说。
 
这背后,是多数华尔街金融机构希望美联储大幅降息能令“美联储看跌期权”再度生效——过去数十年期间,只要美联储开启大幅降息周期,美股都会出现一波凌厉涨势,再随着经济衰退而大幅回调,华尔街投资机构只需趁着美股大涨期间逢高出清手里的美股风险资产,等到美股大跌后再逢低买入,就能坐收可观的货币政策套利回报。
 
“不过,鉴于2年期-10年期美债收益率倒挂已激发市场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情绪,即便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顾及市场与政府压力,在本周五释放大幅度降息与启动全面宽松货币政策的信号,所谓的美联储看跌期权未必会产生效果。”Avery Shenfeld向记者分析说。
 
摩根士丹利首席美股策略师Michael Wilson此前发布投资报告则指出,今年以来,尽管标普500指数涨幅超过12%,但其中94%涨幅是由估值上升推动,另外6%则是未来12个月企业盈利速度EPS上升所致。这种由估值推动的美股上涨,已令美股呈现巨大的资产泡沫风险,若美国经济衰退与企业利润增速放缓接踵而至,即便美联储释放更大幅度的降息信号,也未必能拯救美股估值大幅回调的必然趋势。
 
他甚至认为,在全球经济放缓、企业利润面临更大增长压力的环境下,鉴于标普500指数存在较大回调压力,将它作为衡量美国经济健康状况和广泛企业利润增长的晴雨表已经不再“合适”。
 
美联储“不为所动”探因
 
尽管美国政府与华尔街金融机构“各显神通”施压美联储大幅降息,但不少投资机构依然认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仍会“不为所动”。
 
“面对大幅降息,美联储也有自己的难言之痛。”AMP Capital投资部负责人Nader Naeimi向记者分析说,相比经济衰退与大幅降息压力,美联储更担心在未来美国经济衰退期间,它是否拥有足够的宽松货币政策操作空间(包括降息与重启QE等)以有效提振经济。
 
他透露,此前美联储内部做过评估,即美联储需要先将基准利率提高至4%左右再降息,既能有效提振美国经济增长,又能避免美国经济陷入负利率与通货紧缩困局,如今美联储在2.25%-2.5%附近就大幅降息,似乎为时尚早。
 
在RBC Capital Markets全球市场策略主管Helima Croft看来,当前美联储不大敢释放大幅降息信号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它担心此举会导致美债收益率随之大幅下跌,最终出现买家不愿认购美债的新局面,导致美国庞大债务兑付负担变得难以维系。
 
“目前德国已经遇到类似的尴尬状况。”他透露。8月21日德国将首次以零利率的票面利息发行20亿欧元的30年期国债,整个金融市场正聚焦主权财富基金与养老基金等大型投资机构是否会嫌弃收益率过低而“罢买”。
 
美国银行发布的最新报告也指出,随着30年期德国国债收益率跌入负值-0.17%,它正无法满足保险公司与养老基金等机构的回报要求。
 
“不过,仍有不少华尔街投资机构对鲍威尔释放大幅降息信号抱有相当高的期望值,原因是他在2013年推动QE削减恐慌政策,当时美债因QE政策而出现大幅抛售,反而令10年期美债收益率从1.7%回升至2.9%,进而吸引大型机构重新配置美债解决美国庞大债务维系问题。”Helima Croft指出。
 
记者多方了解到,尽管当前华尔街投资机构对施压美联储大幅降息成败的看法不一,但多数大型对冲基金依然认为,鲍威尔很可能在周五除了释放9月降息25个基点的信号,不会再透露新的货币政策走向信号。
 
“毕竟,美联储若此时释放大幅降息信号,等于向整个金融市场宣告美国经济衰退风险大增,由此很可能会造成金融市场剧烈下跌动荡,美联储反而难辞其咎;反之美联储延续此前不开启降息周期的声音,则与当前美国经济衰退迹象明显相悖,同样会导致美股持续大幅动荡。”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当前令美联储颇伤脑筋的是,若美联储顾及市场压力而释放宽松降息货币政策信号,但又没有合理理由说明自己态度为何与一个月前出现较大转变,那么美联储公信力也会遭到较大挑战,其货币政策管理难度将大幅增加。
上一篇:牛弹琴:特朗普突然又有大动作,美俄关系面临重大变化
下一篇:央行20天三次发声谈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如何定位?